王韶:敦煌戈壁徒步135公里,人生一次宝贵的历练!

观点地产网

2020-05-14 00:14

  • 走过戈壁都是姐妹兄弟,永远的“戈友”,终生难忘的“时代雄鹰”!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王韶 我们都不是红军,只是徒走在戈壁的追梦人,为走出舒适区,为理想和抱负,勇敢挑战极限、超越自我。我们不是红军,但有红军的豪情壮志,和“戈友”如姐妹兄弟,用真情去构筑戈壁深处的情谊。一起经受戈壁磨砺,领略大漠孤烟和落日,感受千年秦月汉关的风,集蓄团队力量,用心血和汗水去浇铸自己的人生梦!

    “再出征,为不凡”!

    这是“第六届旭辉集团行者无疆杯戈壁徒步挑战赛”(简称“戈6”)震撼人心的口号,也是每一位奋斗者的初心和目标!在敦煌戈壁,我们无数次紧握拳头激昂地高呼“再出征,为不凡”,每次都让人心血澎湃,激励着我们勇往前行。从戈壁回来已几天了,但“再出征,为不凡”依然时刻让我激情澎湃,不时在脑海中回荡,经久不息!

    “戈6”4天3夜、135公里、33支参赛队伍,360人,旭辉人不断在挑战自己,新老“戈友”也在挑战自我!

    135公里,大概是从广州越秀到深圳福田的距离,全程高速2小时不到,但完全不同于宽阔平整的高速公路,戈壁徒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路”,虽然我们都走过了,但依然还没有路!

    “戈6”以甘肃悬泉置(据说是汉唐年间瓜州与敦煌人员往来和邮件接待、中转的驿站)为起点,途经老师兔、东巴兔、楼楼山,终点为石包城(古称寒江关,据说原址修建在悬崖峭壁上,唐代樊梨花城堡)。沿途经过山丘、荒漠、黑戈壁、盐碱地、丹霞、胡杨林、遗址、草甸、峡谷、河流等地形地貌,既要翻山越岭、爬山涉水,还要经受炎炎烈日和干燥、凛冽狂(寒)风、漫天黄沙,以及高海拔(1200-2200米)、温差大(昼夜温差20多摄氏度)的煎熬,空调、席梦思、洗澡、马桶、网络和Wifi都是“浮云”,天为被、地为床、听风吟唱、看明月清晖、迎朝阳万丈……,那是“戈友”们聊以自慰的乐观浪漫精神!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古诗人既描绘了大漠的雄浑与壮阔,也描写了大漠的苍茫和寂廖!行走在戈壁犹如进入无人的原野,不要说人,就是动物也行踪罕迹。一眼望去,连绵起伏的山丘与天相连,除了黄色还是黄色,蓝天也显得暗淡许多,没有一丝绿意,满目苍凉。地面布满了粗砂、砾石,虽然隔着厚实的鞋底,但踩上脚板底还是隐隐作痛。一条条干涸的河沟横七竖八地横亘其中,麻黄草、骆驼刺、红柳、沙拐枣,一棵、二棵零零星星地点缀着这无边无际的戈壁,多多少少带来了些许的生气,尤显弥足珍贵!只有置身其中才让人真正领会“穷荒绝漠鸟飞尽,万碛千山梦犹懒”!

    10月1日,恰逢新中国70周年华诞!晨光熹微,360位“戈友” 精神抖擞地齐聚在悬泉置起点,整齐划一地排成一列列纵队举行庄严而隆重的升旗仪式。伴随雄壮的国歌,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冉冉升起,高高飘扬在广袤的戈壁上空,我们以一首激昂高亢的《歌唱祖国》、一面巨型的五星红旗共同礼赞我们伟大的祖国……

    呯!主持人的一声枪鸣,期待已久的“戈6”拉开了帷幕!33支战队、360位“戈友”象一位位枕戈待旦的勇士,迫不及待地鱼贯而出,一双双坚毅有力的脚步踩在荒漠上,伴着登山杖撞击荒沙,唰!唰!唰!像一首节奏感强烈的生命交响曲,响彻云霄,动人心弦、催人奋进!也许如林中董事长所讲:第一天激动又好奇,吹着喇叭唱着歌;第二天安静了,因为体力透支,都是凭着毅力在走;第三天死的心都有,靠的是灵魂和信仰;到了第四天,就看到了希望。的确,第一天各支战队都恨不得用上洪荒之力,卯足劲儿往前冲,你追我赶,扬起身后的荒沙留下一片片浓浓的黄烟、一串串又长又深的脚印……

    “从游侠,到团伙,到组织,最后军队。单个人的力量逐渐变弱,到团队的力量会强大,这是组织效率的魅力”。“戈6”的4天,我们“时代雄鹰队”9位队友来自全国6座城市,从素昧平生到患难与共,从散兵游勇到齐心协力,基本印证了林峰总所言。

    第一天33公里,新鲜、体力充沛、兴奋莫名,几位队友好象打了鸡血一样,健步如飞,很快便抛离了队伍,心急火燎的教练在队伍最后不停地喊:被裁判警告啦,快停下来,慢点,保持队形!但教练的提醒始终没有奏效!20公里后,队友任宏亮被“拉爆”了,第二天不得不遗憾地退出了比赛!晚上的讨论会,队友们坦诚布公地做了自我批评,并结合实际对第二天的行走策略做了合理安排,“时代雄鹰队”团队雏形渐显!

    其实,第二天才是真正挑战和考验的开始,头天的体能消耗,还有更漫长的38公里,且背沙包负重前行,想想心里都不禁发毛!本来就不轻松,老天爷却偏偏故意和我们作对,疯狂了一个夜晚的寒风没有任何停息的迹象,扑面而来利如刀刃,把我们吹得左摇右晃,步履蹒跚。“鬼子帽”、头巾和冲锋衣把我们裹得严严实实,睁眼和呼吸都变得异常艰难,每迈出一步都相当费劲!坚持、加油,队友的鼓励和登山杖成了我们重要的精神支柱……,最终,我们第十九个冲过终点。

    第三天37公里,长路依然漫漫,我疲态初显,双脚4个小水泡一停下来就钻心地痛,双腿象注铅一样,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什么也想不了,满脑门子一个劲往前走,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心跳和呼吸声。因为有目标,因为相信每多走一步,距离终点就近一步。坚持,再坚持,靠着必到终点的信念,我们第二十三个到达终点。

    第四天27公里,挑战依然艰巨,但路况比此前好多了,景色也美的不要不要,但疲惫的身躯容不得有半点麻痹放松,在终点未到达之前,一切美景都是“浮云”!专注脚下,心无旁骛,走好每一步……。和训练有素、准备充分的团队相比,终点越近差距越明显,体能和团队素养缺失最终使我们第二十五个到达!

    4天3夜,远离舒适区,汗水和泪水交织着,我们共同走完了人生最长、最难、最苦的135公里,有欢笑,有疲惫,有伤痛,都经受了灵与肉的考验,与其说我们征服了戈壁,倒不如说征服了自我,痛苦并快乐着!

    不管是基于团建、品牌,还是公益的需要,“戈6”从策划宣传到执行落实无庸质疑都是出色成功的!我们也经历了人生最珍贵的一次历炼,无论对于工作,还是生活都感悟良多!

    这是一项完美无暇的策划与执行!作为策划者,不怕你做不到,就怕你想不到。在荒无人烟的戈壁,天时和地利都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更何况近千人的庞大队伍,完美实属可遇不可求!但旭辉和毅行做到了,赛前宣传预热、“戈友”接送、吃宿安排,赛道统筹、赛程安排、安全保障、医疗救护、后勤补给,以及国庆升旗仪式,还有细如赛中补水提示、健康监测、赛后体能恢复等等,旭辉和毅行都用心尽力,张驰有度,匠心独具,可谓极致!

    这是一场开心欢乐的大party!在很多外人看来,戈壁徒步是一场“苦行僧式”的闭关修炼,除要消耗大量体力和精力外,还要忍受酷热、寒冷、风沙和干燥,没有电视、网络、热水澡┉┉,以及孤独和平淡!可旭辉没有让我们当“苦行僧”,“戈6”就象一场开心的大party,从走出敦煌机场的那一刻,到开营、戈壁音乐会、篝火晚会、闭营,唱歌、跳舞、心得分享,沙克尔顿奖、毅行奖、风尚奖、一路同行奖┉┉,队队不拉,人人不落空,沙洲夜市将欢乐带至高潮,体验与互动感极强。4天3夜除白天埋头潜行,繁星闪烁的戈壁夜空始终荡漾着我们的欢声笑语!

    这是一堂生动而富有实效的团建课程! 要想快,一个人走,要想远,一群人一起走。一个人没受任何约束和干扰,可以更专注,可以走的更快。但戈壁徒步是一场持久的团体赛,不主张一个人、一天的瞬间爆发,而提倡耐心与坚忍,目标清晰,不放弃、不抛弃,相互帮助、相互鼓励,协助团结如一人,平安顺利抵达终点。“戈6”赛程规则明确规定:不允许奔跑,不允许单独行走,保持紧密队形,不允许突前或落单,前后距离控制在50米内,团队每天携手冲线;每退赛一名队员,每天扣除团队成绩300分,并取消最高荣誉--沙克尔顿奖。团队跳绳、负重前行、担架前行、投壶等团队任务也非常考验团队的统一执行力……。戈壁的魅力不在于超越自己,更重要的是铸炼团队,生动而富有实效。

    这是一道关乎未来人生的大考题!苍茫无边的戈壁,仅凭一己之力走出戈壁难如上青天,非有一般的钢铁毅力、不懈的坚持、亲密无间的协助、源源不断的后勤保障和不知疲倦的强健体魄而不能完成。人生如戈壁徒步,没人看得到终点,也没人能预见是坦途还是荆棘满地,成功在于坚持与放弃一念之中,唯做好自我、坚守初心,克服艰难险阻,方能到达成功的彼岸。人到中年,或功成名就,或碌碌无为,是继续开拓进取,还是陶醉沉沦,未来何去何从?戈壁荒滩告诉了一切,理性看待得与失、荣与辱、悲与欢,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经历了戈壁的风沙的洗礼,坚信我们能走的更稳更远。

    走完“戈6”,我们又回归正常,但对于生活和工作的感悟仍将会有新的思考和收获,但始终认同:每一个从底层逆袭的人,没有一个不是脱层皮,或掉身肉的。这世上没有毫无道理的横空出世,所有的闪亮登场背后,都是多年苦心孤诣沉默不语的自我挑战,对极限的不断突破。弱者相信运气,强者只信因果。

    附录:

    “时代雄鹰队”群英谱:

    赵向东:来自北京,年将奔六,队中“老大”,大腹便便,有多次沙漠徒步经验。人不可貌相,他脚步稳、步频快,4天似乎永不疲倦,始终走在队伍前列,大家一致推举他当选“毅行奖”,榜样。

    周军辉:来自河北石家庄,年将奔五,队中“老三”,低调平和,待人友善,第一天不显山不露水,走在队伍后面,队务会主动检讨没尽到“环保委员”职责。从第二天开始,塑料袋始终别在背包后面,并一直走在队伍前列,好样的。

    吴曙辉、黄宇:两位哥们都来自湖北武汉,一位79,一位80,队伍最前面始终是他们俩的背影,每次到达终点,都说还可以再来个10公里。典型的湖北人性格,充满血性,不服输,带着为队伍争荣誉的决心而来,牛!

    李江凝:来自旭辉上海总部,82高富帅,从报名到结束,忙前忙后,一直诚诚恳恳地为队友服务,待人真诚友善,全局观强,始终坚持殿后照顾需要照顾的队友,好兄弟。

    杨巍:来自旭辉上海总部, 醒目仔,1.9米、220斤块头,83超帅,之前没有过多的操炼,但总在25公里后发力,虽然如此,但全体队员还是为之捏把汗。整个赛程他最辛苦,但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和我们一起冲过终点,精神可嘉。

    张毅:旗手,来自广州,有多年多次马拉松和越野、戈壁徒步的经验,速度、耐力无得顶,第一天一直远远抛离队伍,以至教练不停的喊:张总,慢点!之后三天一直居中关照着每一位队友。作为旗手,不管处于何等恶劣环境,4天来总是人在旗在,队旗始终高高飘扬,成为33支参赛队的一道亮丽风景线,荣获“风尚奖”实至名归。或许是过于自信,居然只带跑鞋,以至脚后跟起了“水泡”,算是教训了。

    任宏亮:本次挑战赛最郁闷的人之一,来自沈阳的一位敦厚老实东北汉子,第一天走了20公里,膝盖老伤发作,最后10多公里,医疗车多次停在面前,让其退出,但在队友鼓励下他咬牙坚持到终点,可第二天还是不得不放弃了比赛。每每提及因他退赛而让队友痛失最高荣誉--沙克尔顿奖,眼眶总饱含热泪,充满内疚!第三天,当全队冲过终点,先回到营地的他,硬是拖着两条大残腿把我们的行李一个个地整整齐齐摆放在各自床铺前,让我们好生感动!在西安机场分别前,他客气地请我和周总、李总吃了一碗牛肉面,表示哥们只到了沈阳,他会亲自开车去机场迎接,好酒好菜候着,期待。

    王韶:队长,队中“老二”,自诩有多年的跑步跑马经历,过于高估自己。但毕竟跑步跑马不同于戈壁徒步,前两天还能位居队伍中游,但后两天明显体力下降,似乎到了极限,完赛没问题,但提速相当困难,对于队伍名次贡献无功无过!第三天代表战队作全团分享发言,获得阵阵喝彩,算是为团队赢得了荣誉。临别前,发了个大“红包”,也算是“识做”,感谢各位哥们。

    胡康兵:教练,帅气,一直陪伴我们左右、每天帮忙拉伸,让我们尽快恢复体能,4天能坚持下来,小老弟功不可没。

    走过戈壁都是姐妹兄弟,永远的“戈友”,终生难忘的“时代雄鹰”!

    (注:本文撰写于2019年10月12日)

    王韶 广东省房地产行业协会会长 观点地产新媒体专栏作者

    撰文:王韶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