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直击 | 复星国际利润大降 郭广昌全球化策略及市值之痛(实录)

观点地产网

2020-08-28 17:34

  • 郭广昌亦坦承,“市值这个问题,也是我很心痛的问题。”

    观点地产网 8月28日,复星国际举行2020年中期业绩发布会,董事长郭广昌带领联席董事长汪群斌、联席CEO陈启宇及徐晓亮、CFO龚平出席。

    这场长达两个半小时的业绩会,复星国际涉及三大板块十几个业务平台并未能详尽解说,而是从组织、产品、生态到战略布局向投资者和媒体们描绘了一幅事业蓝图。

    在过去的2020年上半年,复星国际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严重,集团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利润为20.12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55.96亿元,或约73.6%。

    作为全球化布局的企业,这场全球疫情的战役对于复星国际而言,压力无疑是巨大的。令郭广昌感到欣慰的是,疫情之下复星国际在机制方面抓住了牛鼻子。

    据徐晓亮介绍,“最重要的机制能够把整个组织实施的在战时状态下变成一个战役机制,无论是从复星的顶层到各个产业,到各个产品线,都要围绕在前进的过程中,用战役来解决团队的培养和团队的评价。”

    在业绩会上龚平也给投资者吃了一颗定心丸,“这次疫情只是一个小插曲。整个集团的各个层面,各个产业板块,都会从中国向全球散发活力。”

    受累快乐、富足板块

    根据报告,复星国际收入为632.69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52.06亿元,或约7.6%,主要由于受新冠疫情影响,集团旅游文化业务收入较2019年同期减少45.34亿元。

    2020年上半年,复星国际集团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利润为20.12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55.96亿元,或约73.6%。

    归母净利的大幅减少,主要是复星的国际化布局受到全球经济拖累;其中产业运营利润为40.58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61.17亿元减少20.59亿元,或约33.7%,主要由于旅游文化利润贡献及其他产业运营利润较2019年同期分别减少11.28亿元及9.3亿元;投资收益及其他减少35.37亿元。

    具体从健康、快乐、富足三大板块来看,快乐板块依旧是营收的主要贡献,而归母净利润减少主要是富足板块与快乐板块出现亏损。

    其中,以医药、康养为核心的健康板块总收入164.23亿元,同比减少0.3%,归母净利润8.03亿元,同比减少了6.9%。

    拥有豫园股份、复星旅文的快乐板块实现总收入269.4亿元,同比减少12.8%,归母净利润-3.91亿元,同比减少121.5%。

    以保险和金融业务为主的富足板块总收入141.5亿元,同比减少8.9% ,实现归母净利润-10.57亿,同比减少204.1%。

    快乐板块业务收入减少主要归因于受疫情影响,复星旅文收入大幅下降所致。报告期内,归属于母公司股东亏损为3.91亿元, 较2019年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利润减少121.5%,主要由于复星旅文的利润贡献同比减少。

    而富足板块方面,保险业务上半年收入同比减少8.9%,主要由于复星葡萄牙保险业务结构调整期间收入有所下降。报告期内,归属于母公司股东亏损主要归因于金融市场波动导致的保险 板块投资产生公允价值变动损失。

    回应全球化与市值之痛

    从最初的医药和地产业务起家,到成为国内最大的投资公司之一,不断地收购是复星系扩张的主要路径。近几年来,复星在国际市场上的投资尤为突出,从未停下脚步。

    随着国际环境的变化,以及去全球化发展的趋势,有投资者对于复星国际的全球化策略提出质疑。郭广昌显得有些委屈,“复星在全球化过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但是大家都只看到失败的。”

    对于全球化的投资布局,郭广昌坦言,正因为全球化那么难,所以全球化的企业才弥足珍贵。

    而面对外界对于复星不断变化的发展模式质疑,郭广昌回应称,“我们的梦想没有变过。”

    “复星是一个产业公司,在不同阶段的侧重点不一样,在十年前更多地是在投资上,随着投资建立起全球网络,拥有雄厚的产业基础,到整合资源进行产业协同。复星国际的目标是形成一个大的生态系统,最终形成乘数效应。”

    在发布业绩会的翌日,复星国际的股价微微上涨0.34%,未能获得资本市场更多认可。

    郭广昌亦坦承,“市值这个问题,也是我很心痛的问题。”

    “虽然我很痛心,但是既然做企业就是要继续努力,我们一直提醒自己的是做对的事,做难的事,需要时间积累的事,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就豁然开朗了,大家有点耐心,一起等待这天到来,我们一直这么努力,一点反应也没有,应该也不会吧。”

    早前,穆迪将复星国际有限公司(Fosun International Limited)的企业家族评级CFR从“Ba2”下调至“Ba3”。

    穆迪预计,由于未来12-18个月内复星国际在旅游业和消费相关业务方面的关键投资现金流减少,信用质量下降,充满挑战的经济和运营环境将给复星国际带来的信贷传染风险越来越大。

    龚平解释称,评级机构并没有实际考虑到,或者没有反映出复星国际基础运营的健康程度。在之后复星国际发行的债券,真正用钱买债券的投资人的看法才能证明复星国际的真实状况,这也反映了方法论和实际运营之间的落差。

    在过去6个月,复星国际账面上的现金为1158.64亿元,较去年年末增加了209.63亿元。

    得益于中国财政政策,为了应对疫情增加现金储备一方面是为了夯实运营的扎实程度,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疫情带来很多新的成长机会。

    “对于复星来讲,出现符合价值投资的机会。一方面是家庭客户的线上化、家庭化的趋势,另外也是带来了很好的弯道超车和并购的机会。”

    以下是复星国际2020年中期业绩会问答实录节选:

    现场提问:针对复星国际在未来的全球化的布局和战略上面,是否会做出一些调整?以及对现在国际上大的趋势,如何去应对保证未来全球化战略的更加成功执行?

    郭广昌:正因为全球化那么难,所以全球化在企业才弥足珍贵。就像疫苗,如果复星没有全球化的能力,就不可能有疫苗的合作。大家去看真正能够把疫苗做好的,就是两个结合,一个是创新性公司的创新能力,第二都是跟全球化企业合作。

    像阿斯利康,只有这种具有全球化能力的企业,才能把疫苗这样的事情做好。当然也是和创新性公司合作,我们在英国的投资最后还是选择跟全球化企业的合作,所以全球化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因为不容易,所以非常有价值。

    复星在全球化过程当中杀出一条血路,我们有成功的有失败的。坏事传千里,好事不出门。大家讲得比较多的是Thomas Cook,但是我们有很多成功的案例。现在大家都在说失败的,我不得不说告诉大家大多数都是成功的。但是在一个企业的扩张当中,一定要付出血的教训,我们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另外我多说几句,大家觉得我一会在说保险加投资,一会在说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的海外布局,一会在说学巴菲特,现在又转到了产业运营,是不是这个线很乱?

    其实大家认真思考一下,我们的逻辑没有变过,复星的梦想从来都是一个产业公司,就是希望因为复星让世界有所不同,为大家做更好的服务。但是我们在不同阶段的侧重点是不一样的。以前,我们的侧重点一直是说投资和产业两条线都要走,比如前6年,我们更多的是花在投资上,因为这么多年的投资,才让我们比较快的建立起全球网络,比较快的能够拥有了雄厚的产业基础,如果不是靠投资的话,怎么这么快的形成了大旅游板块。包括医药,我们从头做起,如果没有进行投资,哪有这么深厚的产业积累。

    正因为我们要做一个大公司,我觉得全球整合资源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提出来嫁接资源,学习巴菲特两点,一个是坚持价值投资,第二是坚持保险加投资是很好的模式。那今天我们为什么说要转到以产业运营为主,因为我们已经完成了全球布局,完成了产业布局,布局结束了,全球布局也基本结束了,所以我们现在深耕产业为主,投资还是复星非常重要的能力,投资用来做什么?投资的核心就是补强产业。

    那保险+投资还成立吗?当然成立,这样一种模式已经内化到我们的能力里面,保险+投资更加会变成一个产业化的服务能力的产品化。比如说健康险,前面也提到我们会有些慢病的病人,我们提供保险,甚至癌症查出来之后,因为我们有药,也可以给你提供保险。所以我们的保险就会跟我们的产品跟复星大健康有更多协同,所以保险加投资,保险加产业已经内化到大生态里面去,不是说把前面的丢掉了。

    可能一段时间里面,我们以一条线为主,这个给大家印象太深了,当我们的侧重点进行改变的时候,投资人就有些不适应,根本上来说是我讲故事的能力太差,很多事情说不清楚。

    我今天多说几句,我们其实是很明确的,一路走过来我们每一个环节每一块都没有丢掉,我们的保险没丢掉,始终是保险+投资。我们的全球化做了之后,全球化已经内化到复星的能力里面来了,我们只会不断强化,但是不再是我们的重点了,现在我们的重点产业运营。

    现场提问:能不能介绍一下复星国际整体的回购和分红的策略?

    龚平:基于今年疫情的原因各方面的综合考虑,我们决定这次中期业绩是不进行分红的,但是过去几年,大家应该看得到,从15、16年开始,整体的分红率一直是保持在持续增长的态势,从15年的12.9,提高到了19年的20.3,大家也应该能理解今年是特别的一年,我们也不希望大家把今年看成是不特殊的情况。我们在全年的目标里面,包括未来几年的财政政策里面还是希望保持稳健的分红比率。

    回购我们一直在做,从16年开始在合规的前提下一直在坚定的回购,每年回购的金额16年是2.7亿港币,17年是4亿港币,18年是8亿港币,19年是1.59亿港币,今年直到现在,其实我们花在回购上的金额是3.7亿港币,力度非常大。

    我们在合适的时间点,合适的价格条件下,我们还是会坚定的用力度比较大的进行回购,保护投资人的利益。复星国际在过去几年,也包括未来几年,还是有非常稳健的财政政策,包括在分红和回购方面充分考虑股民的收益。

    现场提问:在未来一段时间,领导们觉得复星的成长可能是在哪些领域会表现的亮眼和直接一点;第二,标普和穆迪对复星评级有一点调整,大概会是什么样的影响?未来的融资规划会是什么样的?

    龚平:在疫情期间,复星还是展现了很好的韧劲,危中寻机。我们之前的全球化布局,深耕能力也在这次疫情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同时看到消费者线上化、家庭化的机制,将是我们进一步夯实我们产业运营的核心逻辑。

    接下来在整个集团的各个层面,各个产业板块,包括在各个产业市场,都会从中国向全球散发活力。比如说随着消费能力在中国的复苏,餐饮旅游行业虽然短期受影响,但是后面都会上升,在上半年受损的业务,以亚特兰蒂斯为例,7、8月份已经持续录得新高,甚至在8月份,亚特兰蒂斯的一天的收入就得到了850多万元,这块的收入增长有赖于商业模式是非常健康的运行,所以这次疫情只是一个小插曲。

    健康类服务上升和增长,也包括健康保险,健康险的保费收入增长,和去年相比是增长了70、80%。同时我们在家庭化、线上化的需求推动化,推出了“复星健康+”,目前注册的人数超过了100万,在医疗产品包括医疗服务行业,包括其他的各个板块,都可以看到有实际数字的增长。

    而且政府在疫情期间推出刺激政策,包括金融财政、医药、消费服务、新基建,特别是海南自贸区。海南自贸区新的政策也会对我们海南布局深耕带来新的成长动力,这是我们过去的一个成长的机会。

    刚才提到标普和穆迪的影响,首先之前整个穆迪的评级是极度悲观的,当然我们也理解,作为一家西方的评级机构,身处疫情的中心,到现在疫情还没有得到完全的控制。有这个悲观也能理解,但是他并没有实际考虑到,或者没有反映出复星国际基础运营的健康程度。

    大家去看在这之后复星国际发行的公开市场的债券交易价格到底怎么样?那些真正用钱买债券的投资人,他是怎么看待这个评级,事实证明我们债券交易价格,基本纹丝不动。所以也反映了僵化的方法论或者极度悲观的情绪和实际运营之间的落差。

    未来整个融资安排的话,在过去6个月,其实账面上的现金增加额是不小的,这是得益于中国的财政政策,为了应对疫情增加现金储备,一方面是为了夯实运营的扎实程度,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疫情带来很多新的成长机会,对于复星来讲,出现符合我们价值投资的机会。一方面是家庭客户的线上化、家庭化的趋势,另外也是带来了很好的弯道超车和并购的机会。

    在负债结构上,我们还是会进一步提升负债久期,降低负债成本,我们的综合债务成本已经到了4.7%,是历史新低,而且新发的6亿美金美元债,成本只有6.7左右,比预定的成本低20BP。当时其实获得的认购差不多30亿多美金,认购额度是5.8倍,也充分体现了市场对我们的信心。

    现场提问:请管理层分享一下在海南的布局和投入。关于快乐板块,管理层具体的介绍一下产品线之间的协同效应,战略投入。

    徐晓亮:海南自贸区推出了非常重要的政策,之前复星在海南一直是深耕的战略。现在来说,我们有三个维度,一个是已经规划要求复星旗下所有的产业,在制定海南的1+2+7接下来的发展战略,特别是金融,投资,我们都在进行战略的深耕和布局的打造。

    第二,我们已经在海南布局的产业,优先更快的发力,像复星旅文就像亚特兰蒂斯的发展,从2.0到3.0,接下来3.0可能是复游城,还有更升级版的项目在海南落地。同时也结合自贸区,未来的趋势也是非常大的。我们说的免税,一方面复星旗下的相关产业也在积极申报免税当中,同时也在和目前已经有的免税的公司进行深度的合作。

    第三,希望我们的产业有集群效应,产业和产业之间在海南更好的打通,本来我们都是为家庭的客户,有先天的基因和血统。希望旅游和健康有更紧密的链接,特别是在已经有的阵地和流量的基础上,把健康围绕膳食也好,养老也好,旅游也好,有更好的衔接。另外特别是我们在深耕打造的全球双引擎,有很多把制造、研发可以通过海南自贸区互相的协同,充分用好红利,在海南扩大深耕,扩大产业集群效应。

    现在快乐板块像豫园是以品牌驱动,应该说经过豫园30年的耕耘,特别是近两年的豫园的迭代重组,在赛道的布局已经完成,在各个赛道已经有比较好的种子品牌,像宠物,餐饮等等,围绕衣食住行,现在最关键是从质到量的发展,如果有已经有量的怎么到质,快乐板块一定是有协同效应的。

    这一类的快乐家族围绕未来品牌消费,围绕度假,体育、游戏各个赛道,还有更多的交融。总而言之还是要有好产品,要有更多的高毛利的产品,进行更好的协同。

    现场提问:复星在市值上有什么样的考虑?

    郭广昌:市值这个问题,我很心痛的问题,我们很努力的在工作,老是感觉看不到市值,我自己的心很痛,也很无奈,我也做了很多努力,我们也在沟通也在提升。但我觉得也还是需要一份耐心,很多东西的改变,虽然你努力着,但是人家还是不认同,突然哪一天就豁然开朗了。

    虽然我很痛心,但是既然做企业,就是要继续努力,一直说的一句话是做对的事,做难的事,需要时间积累的事,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就豁然开朗了,大家有点耐心,一起等待这天到来,我们一直这么努力,一点反应也没有,应该也不会吧。

    撰文:杨晓敏    

    审校:钟凯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业绩会

    复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