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直击 | 郭广昌:去年不易今年更难 复星2020年的增长要靠“聚焦”(实录)

观点地产网

2020-04-01 20:39

  • 从一个个危机中走来,进入新的危机与挑战中,郭广昌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观点地产网 港股年报披露期限的最后一天,复星国际公布了2019年的全年业绩表现。

    翌日上午,董事长郭广昌带领联席董事长汪群斌、联席CEO陈启宇、徐晓亮、CFO龚平再次现身网络,为复星过去表现和未来发展与全球投资者进行分享。

    在感谢了同事、客户和投资者的支持后,郭广昌坦言,“去年不易,今年更难,疫情对所有人,包括对复星,压力还是蛮大的。”

    危机到来时,没有企业可以独善其身,主席报告中,郭广昌便形容这是百年一遇的全球危机。

    尤其作为一家跨区域、跨产业的全球化企业,复星国际面临的挑战更为复杂。而如何穿越周期,考验的则是企业家的智慧与格局。

    对于成立28年,经历了数次危机的复星,郭广昌提出了2020的关键词——聚焦,同时复星也在年初进行了一系列组织变阵。

    从一个个危机中走来,再进入新的危机与挑战,郭广昌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地产营收增30%

    事实上,自2018年海外投资开始收紧,复星国际的增长开始进入平缓阶段。

    数据显示,2019年复星全年收入1429.8亿元,同比增长31%,其中55%的收入来自中国大陆,45%来自海外国家/地区;归母净利润148亿元,同比增长仅有10%。

    具体从健康、快乐、富足三大板块来看,快乐板块依旧是营收的主要贡献,而归母净利润贡献最多的则是富足板块。

    其中,以医药、康养为核心的健康板块总收入331.3亿元,相比2018年增长了14%,归母净利润15.6亿元,同比增长了5%。

    拥有豫园股份、复星旅文的快乐板块实现总收入675.6亿元,同比增长50%,归母净利润28.26亿元,增长24.2%。

    以保险和金融业务为主的富足板块总收入433.7亿元,同比增长20%,实现归母净利润104.1亿,同比增长8%。

    尽管健康和富足板块的增速不大,但与地产业务相关的豫园股份和复星旅文却成为复星国际收入排行第二及第三的两个平台。

    CFO龚平也指出,快乐业务增长表现比较亮眼,对复星国际的整体利润增长贡献最大,达到28.27亿元,同比增长24%,主要得益于复星旅文大幅增长,以及豫园股份的业绩表现。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豫园股份2019年全年营收达429亿元,其中珠宝时尚业务贡献营收204.5亿元,物业开发则贡献192亿元,同比增长30%。

    不过,从毛利表现看,珠宝时尚业务毛利率仅有8.4%,而物业开发毛利率则维持在29.3%。从利润贡献看,产城开发为主的地产业务为豫园股份贡献了主要的利润。

    另外,复星旅文2019年实现收入173.37亿元,归属股东利润6.08亿元,较2018年增长97.4%。其中,作为复星旅文第一个自主打造的旅游项目,三亚亚特兰蒂斯仍是复星引以为傲的项目。

    据徐晓亮介绍,2019年亚特兰蒂斯实现营业收入13.1亿,“这个收入相当于周边7-8个酒店全年营业总收入。”

    然而,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旅游、消费业遭受打击,也为豫园股份和复星旅文2020年的业绩表现蒙上阴影。

    对此,陈启宇回应称,“亚特兰蒂斯上个月入住率已经恢复到67%,豫园春节期间肯定是生意受到很大影响,现在恢复也非常好,自营门店这块基本上恢复到70%左右。”

    另外他透露,未来快乐板块将更强调零售的线上化,同时复星也会逐渐完善产品线格局。

    “最近在进行一些整合并购,包括珠宝时尚和化妆品的领域,也都在进行产品组合的布局。”

    他认为,在这种环境下,可能会出现低估值产业整合机会,以医药行业为例,08年金融危机就曾出现过行业一次非常大的并购节点。

    对于复星2019年的业绩,资本市场给予的反应则更为真实。

    截至4月1日收盘,复星国际当日下跌2.46个点,今年至今累计跌幅23%。

    不过陈启宇认为当下的估值并未体现复星真正的价值,“复星的基础资产是安全和稳健的,能够不断的贡献可持续的利润和现金流,创新资产都是布局潜力非常大的发展方向。从这些角度来看,复星的价值还是低估的。”

    有趣的是,为推动线上销售,严肃的业绩会结束后,郭广昌转身就与豫园股份董事长徐晓亮进行网络直播带货。

    据爆料,郭广昌上线直播了大约5分钟,就已有粉丝下单了一只价值28800元的女包。

    聚焦与组织变阵

    不可否认,无论是全球经济还是复星,2020年面临的挑战将更加艰巨。

    “聚焦”成为2020年复星的关键词,为此,管理层也不遗余力对此进行阐释。

    过去十年,通过不断的对外投资,复星从原本以医药、地产和制造的三大主营业务的综合企业,一步步转变成为跨区域、跨产业、布局全球的产业集团,繁杂的业务分布和复杂的逻辑也令资本市场难以理解与评估。

    陈启宇称,经过了20多年的发展,复星可以说是进入到了第三阶段——战略聚焦阶段。

    具体而言,聚焦健康、快乐、富足三大产业领域,做深度的深耕产业运营,同时从ROE的回报率角度,精选复星要聚焦的产业业务。

    从投资的角度来讲,陈启宇指出,复星将完全改变以往在布局阶段的投资策略,聚焦战略控股的投资项目。

    在区域上看,复星也在收缩,与过往的全球化扩张不同,未来中国市场将成为复星聚焦的核心区域。

    为优化资产配置,复星也在保持一定的业务退出。据龚平透露,过去几年,复星的投退平衡维持比较好的比例,投退在1到1.5之间,“未来公司将一如既往的专注投退平衡,这个是我们经营的纪律之一。”

    危机之下,另一个重大的变化同样发生在复星内部。

    2月下旬,复星国际进行了近年来最大规模的人事变动。联合创始人汪群斌升任为公司联席董事长,不再担任公司CEO,原联席总裁陈启宇和徐晓亮,二人获任为公司的联席CEO,同时宣布启动高级管理人才轮岗制。

    此前,郭广昌以互为A、B角来解释联席制是为了加强整体领导力,并特别强调汪群斌升任联席董事长,不存在所谓的“退居二线”的问题。

    而业绩会现场,汪群斌的回应也依旧官方,“未来我将投入更多精力到顶层设计、战略制定和团队发展上,共同推动复星全球业务稳定发展。在业务管理和运营层面,两位联席CEO合力,也会更有利于战略聚焦家庭消费产业的快速落地。”

    事实上,去年至今,受经济形势影响,从龙头房企万科、碧桂园、融创到复星国际这样的综合性企业,都陆续进行战略上的收敛聚焦和组织架构调整。

    而能否挨过这个漫长的冬天,考验的还是企业来时的路与当下的选择。

    以下为复星国际有限公司2019年业绩发布会现场问答实录:

    现场提问:疫情对复星的整体影响如何,如何在疫情中把握机会,公司应对疫情的整体措施为何?

    陈启宇:疫情到底对公司当前的影响,未来的影响,公司下一步的举措是什么,实际上归纳起来,应该说就像刚才郭同学说的,疫情之下但凡是一个在市场上运行的企业,总是会受到疫情的影响。因为复星的产业维度和地域跨度的特性,一定有影响,但这种影响相对对复星来讲也是有一定的分散度和地域和时间的差异。

    在春节期间,包括之后的2月份,可能是中国地区受到的影响,3月份以来,无论是旅游,豫园等等业态,都在逐步的恢复,恢复到什么程度呢?像旅文我们在疫情之前是处在发展最好的增速,各方面指标都非常好。

    当前像亚特兰蒂斯上个月入住率已经恢复到67%,还是在强劲的恢复。豫园春节期间肯定受到影响,现在恢复得也非常好,自营门店这块基本上恢复到70%左右。

    我们现金是非常充沛的,这意味着两件事,一个我们还是可以活下去,很好的活下去,因为在重压之下,企业第一要很好的活下去才有未来的发展。第二在充沛的现金流支持下,我们有低估值的产业整合。我觉得这个现在再持续一段时间,这种整合并购的机会就会出现。

    在快乐板块,我们强调的是零售的线上化,零售线上化会促动我们整个服务业态,零售业态,快乐时尚板块的发展,我们也在完善快乐板块的一些非常重要的产品线格局,如果大家有心的话,可以看到我们最近也在进行一些整合并购,补充完善产品线。

    富足板块我们希望更加结合健康主题,特别在中国市场,医疗保险是一个新兴产业板块,我们要加大这个领域的发展。家庭产业的保险产品也是我们重点开拓的。科技+金融,是我们富足板块接下来开拓的重点。

    现场提问:请问复星C2M如何布局,和产业运营的战略如何,能不能介绍落地性的举措?公司未来计划以怎样的方式,利用复星这个核心的大IP带动家庭业务的协同发展和对消费者的宣传?

    徐晓亮:非常感谢这位投资者的问题,谈到复星各个产业的C2M,一直说我们有三个维度。第一个,所有的产业首先自己要物理反应,自己要把C到M之间的距离缩短,怎么能够把供应链柔性化,满足客户个性化的需求,所有产业都是在做这道题目。这道题目的核心是一方面在产品端有更大的投入研发,投入设计。另外关键是你的供应链怎么柔性化,最后在你的终端渠道这块,必须完成线上线下的打通,这个是每一个产业都在做的。

    第二个,产业在做自己的C2M,实际上C2M是可以化学反应,就是产业和产业之间进行互相的协同。这个协同里面我们前面说到,在复星的生态里面有很多这样的案例,包括保险和医疗,普保和医院产品的打通,同时看到医疗和养老的打通,当然也看到很多国际海外的IP和中国工业链的打通。

    结合复星大IP,我们一直说复星是一个创新驱动的,围绕家庭的消费产业集团的定位,核心客户就是全球家庭。围绕家庭的话,我们会有一个每年有一个大的IP的盛世活动,每年5月15日国际家庭日,复星每年会推出复星家年华,我们正在积极筹备2020年的515,复星会星选旗下的好产品,好产品上面是好品牌,好品牌上面是有好的产业集团的支撑,这些产业集团是能够做到C2M,把这样一些汇聚的产品通过我们515的国际家庭日跟全球更多的家庭进行直接的联系和挂钩,从而也让复星这个围绕家庭的大IP和我们更多的家庭有一个亲密的接触,我们有这样一些举措。

    现场提问:为什么不加大分红,提高股息率,2020年的派息率会延续吗?还有是否会回购?

    龚平:这个是很多投资人关心的问题。第一在过去五年如果看分红政策,其实过去五年我们整个分红还是在稳健的增长。过去五年连续增长是20%左右,其实我们每年的利润增长是18%左右,大家看到公司还是在非常稳健的财务政策下不断地加大分红力度。

    第二大家也许觉得今年的分红可以更多一点,4毛钱港币,考虑到整体今年大量的资产价值已经出来了,按照郭同学讲的,复星善于利用每一次事件,每一次危机,真正让战略和组织更上一个台阶。我们也是觉得公司在分红和捕捉再投资的机会,捕捉这一轮下跌带来的机会之间的平衡,这是管理层的考虑。

    2020年周期是不是分红,这个不在讨论范畴,没办法评论。

    回购的话,应该讲其实公司在过去两到三年,我们已经累计花了差不多十几亿港币在进行回购,市值管理上确实取得了成效,另外回购会带来股票流动性的下降,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一直是秉承一个比较平衡的观点去看,在合适的时间点进行回购。比如说回购针对股票的话,它的价格会跌破一个指数关口,并且股票它的交易价格已经明显低于净值,只有真正能为股东在流动性、价值这些角度综合带来创造更大价值的情况下才会考虑有计划的安排。

    现场提问:复星国际最近公告董事分工调整,强调战略中心是深度产业运营,能说明吗?可否介绍管理层轮岗机制,轮岗机制推进的进度如何?

    汪群斌:这一次董事分工调整,主要进一步促进产业运营,当然也要进一步的发挥投资能力,所以我们郭董事长还是核心,我作为联席董事长,主要还是协助郭董事长加强顶层设计,加强战略制定,更多的时间关注人和团队,包括机制,文化价值观。两位联席CEO在复星也都是老革命,在产业运营一线打仗,不断的成长起来的。作为联席总裁也是屡建战功,他们作为联席CEO以后能够更多的推动整个组织在产业运营上的发展。

    我们整个战时组织,两位联席CEO都是在身先士卒的在推动。CFO和CHO通过轮岗,龚平,包括潘同学都是在一切业务,屡建战功,这样能够更好的推动财务条线和人力资源条线,支持推动我们的产业运营。同时也要考虑我们投资能力的建设也不能弱化,我们也设立了首席投资官,双轮驱动实现目标。

    关于运营数据,主要关注几个,第一个关注产品线和品牌,希望在所在的行业能够数一数二。第二个关注产品线的企业,包括整个复星ROE能够到15%以上。第三个是希望产业比重不断增加。

    关于第二个问题轮岗,前面已经讲了,总部的轮岗,包括后台的轮岗,我们和总部核心企业也在做轮岗,比如说联席CFO原来就是CFO,中部的陈村林现在轮岗到南岗里,总部和核心企业也都在做一些轮岗,所以在轮岗机制,将来复星一个重要的机制,也是一个常态。

    撰文:黎倩    

    审校:刘满桃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复星